RSS
 
當前位置 : 主頁 > 綜合資訊 >

但斌談網易、騰訊、茅臺:我所經歷的三次重大投資機會

時間:2019-06-15 12:56 瀏覽:

(圖片來源:全景視覺)

 記者 沈述紅 作為頗具盛名的私募基金經理,“時間的玫瑰”已成為但斌的標簽。這個從業27年,創立東方港灣資產15載,并在美股、港股、A股均有一定建樹的人物,多年來一直稱自己為巴菲特的門徒,并堅信在投資中要穿越時間的河流與偉大企業共成長。

近日,在“格隆匯·首屆大中華區最佳上市公司”評選頒獎典禮上,但斌分享了自己27年投資生涯里的三次重大投資機會。從過錯網易(NTES.O),到抓住騰訊控股(0700.HK)和貴州茅臺(600519.SH)的投資機會,但斌用自己的投資經歷,印證了擁有敏銳的洞察力、善于抓住機會并追求復利增長對投資的重要性。

他表示,價值投資不需要有太多機會,一個人一輩子只要能抓住10個重大機會,就可以擁有非常圓滿的人生。

錯過網易 

盡管做私募和投行的20多年在歷史長河中只是短暫一瞬,但這段時間值得銘刻在但斌腦海里的歷史大事卻也不少:越南戰爭、肯尼迪遇刺、兩次石油危機、兩次中東戰爭……在這一段27歲到51歲的歲月里,但斌同時看到了很多投資機會。其中,2001年的網易被但斌看做投資生涯里第一次重大投資機遇。

彼時,互聯網泡沫滿天飛,網易、搜狐、新浪股價均跌破1元,網易最低跌到0.51元。

但斌當時的判斷是,互聯網行業未來很可能成為主流行業。拋開當時的股災背景,但斌看到了這里蘊藏巨大機會。事實也確乎如此。從2001年的谷底至今,網易漲幅達2000多倍,最高峰時漲3600多點。

遺憾的是,但斌錯過了這次機會。有朋友甚至告訴他,千萬不要買網易、搜狐、新浪這三個公司,不然可能會破產。“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重大機會,雖然錯過了,但我了解到選擇行業龍頭非常關鍵,龍頭和次一點公司回報完全不一樣。就上述三家公司本身變化來看,網易能有2000倍、3000倍的增長,而搜狐、新浪的增長倍數逾網易的差距很大。”

抓住騰訊 

投資是一個從錯誤當中吸取經驗的行業,善于從前一次的錯誤中總結經驗教訓,往往會讓人更快成長。

基于此,在錯失網易后,騰訊出現了,但斌也很快抓住了機會。如果用上市歷史用前復權計算,2004年上市的騰訊控股股價在2006年底變成正數。在這一年的4月份,但斌幾乎沒有猶豫地重倉買入騰訊控股,而這時騰訊控股股價僅為12元左右。

這一次投資,是但斌投資生涯里的第二次重要投資機會。

在持有該股的13年時間里,騰訊自身業務和股價經歷諸多變化,2008年金融危機時股價下跌一半左右。這一過程中,雖有加減倉的操作,但但斌始終對騰訊的未來抱有期待。“一個企業從小到大的過程中有很好的利潤推動,現在有3000億收入和800億利潤,這是非常可觀的。”

對于騰訊的未來,但斌認為云游戲或將成為其業績增長點。“在4G時代,騰訊迎來了《王者榮耀》;而5G時代可能有云游戲,這可能讓騰訊有更好的發展。”

貴州茅臺的“死忠粉”

貴州茅臺則是但斌投資生涯中的第三次重大機會,這也是但斌廣為資本市場所談及、議論的關鍵詞。

但斌一直唱多貴州茅臺,在擁有1300多萬粉絲的微博上,他有7000多條微博是關于貴州茅臺的;還將貴州茅臺作為禮物送給巴菲特;甚至在公開場合表示“貴州茅臺一萬年不會崩盤”、“如果有資金,想將貴州茅臺整個買下來”。足以見證他對貴州茅臺愛的深沉。

但斌用歷年來參加股東大會時所見證的與會的貴州茅臺高管的“變遷史”,來形容自己對該股的“鐘愛”。2006年,但斌參加貴州茅臺的股東大會,當時貴州茅臺參與股東大會的高管有7個人。但在今年的茅臺股東大會上,但斌作為機構投資者依然持有茅臺并出席大會,15年前的7個高管卻只剩下3個。

在但斌看來,A股“股王”貴州茅臺代表中國價值發現的標桿企業。“一個企業如果能長期創造財富和創造價值,這對投資者和國家都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事。”

他的團隊在研究消費品的過程中,發現品牌比渠道重要,一個品牌建立以后,想擊跨它或者有一個很大的改變非常難,而貴州茅臺恰恰在品牌方面建立起了非常深的護城河。

2001年,貴州茅臺上市。這一年貴州茅臺凈利潤3.4億元,行業的龍頭還是五糧液。2018年,該股凈利潤已達378億元。18年間,該股股價也一直有較好的表現。不過,但斌關注的是未來200年,貴州茅臺還有沒有可能有更好的價值表現?

但斌分析,以貴州茅臺為代表的龍頭企業的確存在天花板,但是價格沒有天花板。全世界最古老的16家公司里,有一家企業生命周期長達700年。但斌認為,龍頭白酒的商業模式存續200年的概率非常大。“如果貴州茅臺每年僅以2%的速度提價,200年后銷售6萬噸酒就有2.8萬億元利潤。貴州茅臺還有一個非常可貴的地方,在于其產品在1951年至今按11%的年復利提價,在未來的200年里11%的復利可能有點多,如果選5%的復利增長來計算,200年后其利潤達到4.669萬億元。”

但斌同時表示。負責任的公司,總的來說是創造財富的,從這個角度來說,討論好壞沒有意義,我們需要做的是鍛煉自身的洞察力,包括對長期的大的社會變革的洞察力、市場洞察力、產業洞察力、公司洞察力等,才能抓住下一只“貴州茅臺”。

“只要能夠有這樣的洞察力,以后還有很大機會。以我國電商發展為例,按道理說,阿里巴巴、京東之后,不大可能有第三家公司崛起,但是現在出了拼多多,這是中國的國情賦予的機會。我國的核心城市二三四五線城市,每個級別的城市都有上億人口,這催生了很多不同層面的需求,這也意味著中國的企業創新以及好公司出現的機會,比美國大得多。”

 
欧洲奥地利秒速时时彩